所在位置: 首页  >  学风建设

唐启盛教授先进事迹简介

作者:admin_kechanchu 发布日期:2014年05月04日

唐启盛,男,58岁,中共党员,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享受专家,全国第五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北京市第四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北京市首届中青年名中医,第十一批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科学、技术、管理人才。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院长,兼任第九届及第十届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全国脑病重点专科抑郁症协作组组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老年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北京中医药学会理事会副会长、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副会长、北京中医药学会医院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中医药学会脑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市中医住院规范化培训中医全科医学专科委员会主任委员。主要从事抑郁症、焦虑症、中风、血管性痴呆、帕金森病的中医药防治研究,形成独具特色的诊疗体系。他投身中医药教育、科研、临床三十余年,为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教书育人,桃李芬芳

 

作为一名教师,唐启盛教授忠诚教育,为人师表,无私奉献。凭着对中医药教育事业执著的追求和高度的责任感,他以身作则,严慈相济,授人以鱼,更授人以渔,他不仅传授中西医学知识,而且培养学生严谨的治学精神,更教育学生如何修身做人。

教学上,他严格要求,雷厉风行。“严师出高徒”是他的一贯信条,他十分重视对学生临床思维、临床技能及科研能力的培养和考核,要求学生既要勤求古训,又要博采西学,对于所研究的内容,要深入探讨,杜绝肤浅,在知识面上要“博”,在研究方向上要“精”。在学习态度上,他要求“能吃苦”、“肯下功夫”,教育学生尊重师长,尊重同学、同事,谦虚谨慎,不耻下问。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唐启盛教授对学生的严厉是出了名的,他对于学生一丁点的错误思想和态度,稍有苗头,就立即予以纠正,毫不留情。这一点让他的学生印象深刻,有些学生甚至一听到老师的约见就胆战心惊,但是事后总是感慨:正是因为老师的严厉才有了自己严谨的科学精神。尽管严厉起来是“暴风骤雨”,但在生活上却是“和风细雨”,温和、慈爱是学生对唐启盛教授的另一种印象。在学生眼里,他既是导师,又是慈父。他把每一个学生都看成是自己的孩子,在生活上关心入微。对于家境贫寒的学生,他拿出自己的津贴资助,鼓励他们继续努力完成学业。他以他的人格魅力获得了所有学生的爱戴。

唐启盛教授的时间不属于自己。尽管有繁忙的行政事务缠身,他总是抽出时间,定期和学生进行谈话,听取研究汇报,了解学生的学习进度,耐心解答学习中的问题。他还不时开展师生交流讨论会,使学生的临床思维、科研设计和论文写作能力迅速提高。唐启盛教授的学生都知道,一到周末,就要准备老师汇报最近的学习情况。在唐启盛教授的字典里,没有节假日,没有双休日,这些时间他都用于指导学生、开展教学,几十年如一日,都是如此。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在教学工作中,唐启盛教授把培养学生修身做人做为重要的内容。他认为,做人是事业的根本。一个人没有好的人格品质,人都做不好,就谈不上做好工作。“经师易得,人师难求”,身教胜于言教,因此,他始终把育人放在教学工作的第一位,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化学生。他严谨的科学态度、勤奋的求学精神、缜密的科学思维,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悄悄地影响着他的每一个学生。

三十年来,他先后指导博士后3名、学术继承人5名,培博士生26名、硕士生37名,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桃李满天下,大部分已经成为中医界各个岗位的骨干力量。他也因此获得北京市工会“教书育人先进个人”和北京市教工委“师德模范先进个人”称号,2011年被评为北京市第四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师承指导老师,2012年又被评为全国第五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师承指导老师。

 

勤奋治学,刻苦钻研

 

作为一名学者,唐启盛教授热爱中医药研究。他在攻读博士学位及博士后工作期间,师从黑龙江名老中医孙申田教授和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中医学家王永炎教授,后又以“名中医工程”之机,受教于国医大师任继学教授。在三位中医名家的熏陶下,他养成了勤奋刻苦的良好学风,积累了深厚的中医功底。

唐启盛教授在继承前人学术精髓的基础上,博览群书,独立思考,精研《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景岳全书》等中医经典著作,医术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实际工作中,他发现,随着社会的发展,抑郁、焦虑等情志疾病的发病率逐年增高,临床疗效差,易反复发作,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活质量,给社会造成了很大的负担。越是难治,就越要研究。中医脑病学中神经精神疾病的研究,如抑郁障碍、焦虑障碍、痴呆以及脑器质性病变引起的精神症状组群尚未得到系统的开展,而中西医结合则对此大有可为之机,因此他将这些疑难病症作为自己科研的主攻方向,并为之奋斗不已。

他首先从痴呆的研究入手,从“八·五”攻关研究开始,他就把痴呆作为重点疾病来研究。他发现中医古典文献中对痴呆有着丰富、系统的论述。从中医角度看,痴呆患者多为脑髓亏虚、痰浊蒙蔽、浊毒犯脑、清窍失用所致,因此提出了“毒损脑络”的理论假说和“益肾化浊”的治疗方法,并探讨了益肾化浊法治疗痴呆的作用机理,研究成果已作为新药应用于痴呆的治疗,为广大患者解除了痛苦。该项研究成果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

唐启盛教授又把目光投向了抑郁障碍和焦虑障碍。在首都医学发展基金重大联合项目、教育部博士点课题、“十一·五”支撑计划的资助下,唐启盛教授首先从抑郁障碍、焦虑障碍的中医证候学规律和辨证治疗方案研究入手,进行了大样本的证候学观察。研究方法不落窠臼,在钱学森院士关于人体科学研究和王永炎院士证候研究思想的基础上,进一步在方法学上进行创新,将数据挖掘技术中的贝叶斯网络和聚类分析引入中医证候学建模之中,有效地解决了之前运用线性数理统计方法研究非线性复杂系统的问题,先后制订了《抑郁障碍中医诊疗方案》、《焦虑障碍中医诊疗方案》,在该领域首次发布了规范的行业诊疗标准,为中医临床诊疗提供了依据,提高了临床疗效。研究成果先后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北京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北京中医药大学科技进步一等奖。

唐启盛教授在临床上发现,脑血管病后也经常出现抑郁、焦虑、痴呆等症状组群,给患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负担,影响了患者的康复。因此,他承担了多项国家自然基金,先后从神经递质、细胞信号转导、分子生物学、蛋白组学、基因组学等方面开展脑卒中后精神症状组群的研究,深入探讨了中医药对本病的干预机制。他还积极引入功能神经影像学技术,用于探讨中医药干预抑郁障碍和焦虑障碍后脑功能成像的变化,该类研究在国际上也处于领先地位。

在科研工作中,唐启盛教授就像一名辛勤的园丁,默默的耕耘,永不停息。三十年来,他取得了许多研究成果,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出版著作18部,主持发布行业标准3项,获得了国家级、省部级多项奖励和荣誉称号。可他总是谦虚地说:“我这一点工作没什么,科研是无止境的”。

 

大医精诚,中西汇通

 

作为一名医生,他医德高尚、医术精湛,始终将患者的利益放在首位,为解除患者的病痛而精研不倦、殚精竭虑。他把《大医精诚》中“夫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的名言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他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也是这样要求学生的。

他认为,一个好的医生,首先要具备仁爱的精神,高尚的医德,急患者之所急,想患者之所想,把患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医者,大道也,非精勤博雅君子不能为也。一个好的医生,还要有精湛的医术,必须勤求博采,精研不倦,朝于斯,夕于斯,颠沛于斯,流离于斯,方能对医道有所领悟,才能救死扶伤。

“医者父母心”,医者的一举一动、一方一药都牵系着患者的病情转变、忧欣苦乐,甚至患者的生命。因此,唐启盛教授总是将患者的感受、需要放在第一位,除细心诊察病情、耐心安慰患者、周密处方用药外,他将拯救患者生命奉为天职,指挥、参与抢救危重患者千余人,挽回众多患者生命。唐启盛教授始终将患者、社会的需要置于个人利益和安危之上。

临床上主张中西医结合,“师古而不泥古、学洋而不崇洋、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将传统中医学中的精华与现代医学有机结合,形成独具特色的诊疗思路,在脑血管病、抑郁障碍、焦虑障碍、痴呆、癫痫等疾病的诊疗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为广大患者解除了痛苦。

在抑郁障碍的诊疗上,唐启盛教授通过刻苦钻研中医经典著作,提出了脏腑虚衰,肾虚精亏,气机不畅的新的病机见解。他认为,现代人生活方式不规律,生活压力大,因长期反复接触不良刺激从而产生抑郁情绪,因此该病大多为本虚标实,虚实夹杂,其中肾虚肝郁是其核心的病机。因此,在抑郁症的治疗也应攻补兼施、补虚祛实,在疏肝理气的基础上,辅以益肾填精法,再配合精妙周密的遣方用药,从而取得了十分满意的疗效,治愈了众多抑郁障碍患者,获得了一致好评,被患者赠予“杏林妙手”、“心灵名医”等称号,并获赠“一代名医”、“大医精诚”等锦旗、匾额。

2003SARS期间,唐启盛教授作为中医专家组组长,进驻中国人民解放军小汤山医院,作为该院的中医专家组组长,制定全院的中医药治疗方案,参加全院大会诊和抢救危重病人工作;使该院中医药治疗达546人次(占全院680例病人80.3%,占全国中医药参与治疗确诊“非典”总数3104人的17.6%),还通过开展心理治疗,使众多患者情绪稳定,重拾信心,回归社会,为中医药参与救治SARS做出突出贡献。

因其在临床工作中的突出贡献,唐启盛教授先后被评为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北京市名老中医”、“全国名老中医、“北京市首届群众喜爱中青年名中医”、北京市政府“首都抗击SARS先进个人”、第十一批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科学、技术、管理人才,获得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药抗击SARS特殊贡献奖”、“郭春园式好医生”等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