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学风建设

桑榆更思进,无鞭自奋蹄——记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庆国教授

作者:admin_kechanchu 发布日期:2014年05月04日

王庆国(1952-),医学博士,教授,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家第五批、北京市第四批名老中医。国家级重点学科中医临床基础学科带头人,北京市教学名师,国家级精品课程《伤寒论》主讲教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国家重大基础研究(973)计划(证候规范及其与疾病方剂相关性研究及基于肝藏血主疏泄的脏象理论研究)首席科学家。曾获得北京市优秀教师全国百名杰出青年中医称号。近年来,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主编、副主编出版学术著作23部。自2004年以来,主持国家重大基础研究(973项目)计划2项、国家“863”课题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4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教育部科技进步奖5项、北京市优秀教学成果奖1项、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2项,指导硕士研究生27名,博士研究生20余名。教授从事中医临床、教学与科研工作四十余年,在中医学界德高望重、享有盛誉。他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中医辨证论治理论体系研究,经方治疗常见病、疑难病研究,经方配伍规律与作用机理研究,临床上以中西医结合治疗消化系统疾病、心脑血管疾病、风湿免疫类疾病见长。

1.  励学敦行,博学审问

王庆国教授小时候在外祖母的影响和熏陶下,发自内心地热爱中国文化,打下了扎实的中国传统文化功底。外祖母在晚年时不幸罹患高血压、中风偏瘫,当时病情非常严重,通过中药和针灸治疗,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减轻了很多病痛,这坚定了教授立志学医的志向,为亲人治病成为他萌生学医念头的最初动力。1972年,他成为第一届的工农兵学员,求学于辽宁中医学院,大学毕业后,教授在一所综合医院从事西医内科工作,由于工作出色,不久就担任了科室副主任,连续从事了六年的临床一线工作,积累了丰富的临床诊疗经验。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学识修养和理论水平,王庆国决心报考研究生,继续深造,经过刻苦学习、认真准备,再加上他聪慧的头脑和扎实的基础,1981年王庆国考取了北京中医学院第一届研究生,成为该校首批攻读硕士学位的学生,拜在我国著名中医学家刘渡舟教授的门下。刘渡舟教授作为医学大家,当时在国内有医门泰斗之誉,而在日本更称其为中国治伤寒第一人,刘老的学问、人品都非常好,对学生的要求也特别严格。他要求学生对《伤寒论》要背诵如流,对四大经典要耳熟能详,对《伤寒论》有关的重要著作都要精读,而且要作好读书笔记,更为难得的是,对这些读书笔记他都要亲自修改。此外,老师还带着王庆国等学生出门诊,他要求自己的学生必须会看病、看好病,王庆国自从读研开始到留校任教,先后跟随刘老抄方长达15年。1988年王庆国顺利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工作。1990年晋升副教授,1994年他破格晋升为教授,1997年获得博士生导师资格。

2.  科研创新,硕果累累

在长期从事科研的过程中,教授很好地继承了经方大家刘渡舟教授关于经方运用与研究的学术思想,并先后对半夏泻心汤、四逆散、柴胡桂枝干姜汤等经方的作用机理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获得了很多有价值的研究结果。并基于对这些研究结果的分析和理解,相继提出了许多创新性的学术思想。例如,对于经方的研究和发展,认为应立足于经方的现代适用性,通过吸纳现代科学技术,发掘经方的科学内涵,从而为经方临床应用提供坚实的理论和实践基础。对经方不同的研究层次,也提出了相应的指导原则,如对于中药复方机理研究,提出了病证结合,方证相应的指导思想,对于中药新药创制,提出应遵循部分替代,局部优化,质量可控,疗效提高的原则。这些创新性的学术思想的提出,对研究团队的形成和研究成果的取得都发挥了很大的指导作用。

2.1 用现代科技诠释古典经方

经方是中医经典的核心组成部分,是秦汉以前中医实践经验的宝贵结晶,是《伤寒论》辨证论治思想体系在论治方面的集中体现,其用药精炼、配伍严谨、疗效确实,具有极高的历史地位和应用价值,但是在上世纪80年代,经方却面临着运用不够普遍,疗效评价不够确切,作用机制与配伍不清楚,加减化裁不规范等问题。经过4代人近30年的努力,由北京中医药大学与广州中医药大学联合攻关的《经方现代应用的临床与基础研究思路探讨》为经方的现代应用找寻到可遵循的规律,取得了可喜成果,该项目获得2010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作为该项目主要完成人之一的王庆国教授认为:经方配伍规律研究是诠释经方现代临床应用科学内涵的关键环节之一。项目组首次提出法依病机,拆方依法的研究思路,强调拆方研究不能忽视病机与治法的基本原则,此法凸显了中医理论指导,克服了拆方研究的盲目性,突破了大复方正交设计的瓶颈,提高了实验研究的效率及可行性;有利于进一步认识疾病自身发病的规律与治疗途径,以及与现代医学认识的共同点;有利于发现经方临床应用的最佳配伍组合方案,为其临床加减化裁提供依据。研究过程中,项目组发现经方是由一个个的小方构成,将其命名为方元,即构成经方的有规律可循的最小方剂单元。方元针对病机的关键环节组合而成,大量存在于经方之中,是经方化裁的基础及仲景组方的特色。项目组总结提出组方变化,重在方元的规律以及56个具有代表性的经方方元,为经方依法化裁提供了理论支撑,同时使经方现代应用化裁更灵活、加减更规范、适用更广泛。该研究项目起自1984年,近30年来,项目组共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相关研究成果写进教材6部;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三项,省部级奖励多项项;培养研究生200余人;申请专利9项,获批5项;形成了两个国家级重点学科,一个国家级教学团队,两门国家级精品课程;提高了经方的临床疗效,扩大了经方的临床应用范围,并诠释了经方作用科学内涵。

2.2 致力于中医证候研究

作为973项目首席科学家,教授研究的就是中医证候这个领域,他用简明、易懂的语言向外行人解释了这一看起来十分深奥难懂的中医术语:脏象是中医的特殊名词,所谓脏者,藏也,藏于内者象于外,即我们认识中医的脏腑,通过外在现象来辨别判断内脏的机能。症状是指疾病病理生理变化的临床表现,而证候则是内外环境变化所导致的机体病理生理整体反应状态。辨证就是对证候的诊断证据进行分析、提取和有效组合的过程。可以说证候是临床症状的组合,是中医认识疾病的主要诊断概念,也是中医治疗疾病的前提和依据,是辨证论治的关键环节。证候是中医认识疾病的方法和结果,在中医理论体系中,证候是理论和临床的结合点,对于中医证候的研究,上能推动中医理论的发展,下能促进中医临床诊疗技术的进步,证候研究能加强和促进中医与现代科技的结合。中医学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但也有社会科学的特征,如果我们能揭示出证候的现代生物学基础,就能使更多的人了解、接受、认可中医。建立中医规范的体系,阐释证候的现代科学的内涵正是课题研究的重要内容。面对曾经一度沸沸扬扬、形形色色关于中医药的争议、质疑、批判,王庆国教授显得非常冷静而理智,他认为:对于真理的检验,现代科学并不是唯一的标准。我们应该做的工作就是要弄清楚中医药是由哪些物质、基于什么原理、通过哪些环节而起到治疗作用的,像陈竺院士已经做出的研究成果那样。同时,我们还要认识到中医自身的不足之处,努力发展中医学术,做好自己的工作,用最终的成果来告诉世人,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3.  倾注教学,甘为人梯

作为国家级精品课程《伤寒论》主讲教师以及中医临床基础专业博士生导师,教授还承担着本科生的教学任务,坚持每学期为一个本科班上课,并指导他们临床实习。教授对待教学严肃认真,备课详实充分,他紧密结合课程要求及临床实际,在以问题为中心,以临床案例为模板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一字归纳、双方互动、三位一体、四段考核,五种创新、综合提高的新教学法并将其付诸实践。老师主持的《伤寒论》精品课程建设,以五个一流为根本宗旨,以全面提高《伤寒论》教学质量为核心目标,有机结合《伤寒论》辨证论治体系的学科特点,并依托国家级重点学科—中医临床基础学科,以及国家级教学团队—中医四大经典教学团队建设平台,借助北京中医药大学BB 网络教学平台,将《伤寒论》课程初步建设成为了国内同行业一流、具有自己教学特色并具备示范作用和辐射能量的精品课程。老师身为校领导,但从来没有以此自居,反而淡然处之,他给同学们上课总是提早来到教室,从来没有一次迟到,老师讲课诙谐幽默,娓娓道来,给同学们营造出一种轻松快乐的气氛,同时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临床经验心得传授给大家,极大的调动了同学们学习中医的积极性,这些让每一位同学从心底感激与敬佩老师。

同时,他还培养带教硕士生、博士生,带领他们从事科学研究和临床诊疗工作。老师在学术上严谨填密,务实求真,对中医满腔热爱,孜孜不倦,同时严格要求学生,给他们传授治学路径,开列精读书目,对学生提出的问题总是耐心细致的给以解答,务必使学生树立科研思维,明确研究方向,打好扎实的中医基本功;生活中,老师宽厚仁爱,爱徒如子,提携后进,谆谆善诱,使学生们在为人处事上受益良多。老师在培养人才时特别注重发掘个人特长,因材施教。老师认为一位优秀的中医人才应该具备五个条件:首先要具备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底蕴;其次是扎实的中医理论功底,要熟读熟背中医经典;第三,现代医学的知识不可或缺;第四,娴熟的临床技能和丰富的诊疗经验;最后是现代多学科交叉融合的能力,要懂得引导科研课题的方向。多年来,在科研团队的建设中,老师注重吸纳中、西医药等具有不同专业背景的青年骨干,同时有意识地对团队成员进行学科交叉的培养与锻炼。目前,老师带领的科研团队已形成了一个具备中医学、中药学、药理学、天然药物化学、分子生物学等多学科交叉的科研团队。

4.  坚持临床,名医本色

王庆国教授的日常工作表总是排得很紧凑,在校内,他主管科研、医疗、研究生教育、211工程与学科建设,行政工作十分繁重,在校外,他还有很多社会兼职,如作为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仲景学说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专家等,要参与很多中医行业的社会、学术工作。但是作为一个中医药学人,教授认为:临床是基础,科研是先导,教学是职责,他一周要抽出三个晚上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出专家门诊,教授身为国家级名中医,医术精湛,临床善用经方,不薄时方,知守善变不落巢�,多方采撷各取其长,对多种内科、妇科、儿科病种有丰富的治疗经验,尤其对肝病的辨证论治,自成一家,疗效显著,临床精于治疗:急慢性肝炎、肝硬化、胆囊炎、胆石症、急慢性胃炎、胃溃疡、溃疡性结肠炎、痛风、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高血压、冠心病、痤疮、荨麻疹、湿疹、过敏性鼻炎、性功能低下、月经不调、功能性子宫出血、更年期综合征、小儿外感、厌食等。

作为一名临床大夫,教授深切的体会到病人的痛苦,临床治病时,他首先向病人详细的解释发病原因和病理机制,耐心地解答病人提出的问题,并给予指导解决,使病人掌握必要的保健措施,消除无谓的恐惧和忧虑,以乐观积极的态度配合治疗,同时叮嘱家属协助配合,给予病人以同情、安慰和鼓励。教授常鼓励病人多参加体育锻炼,如散步、气功、太极拳等,以增强体质,怡养身心,调和阴阳气血,并叮嘱病人应劳逸结合,生活规律,避免过度劳累和紧张。实践证明,良好的情志治疗、心理疏导不仅可配合药物提高疗效,特别对情志因素引起的病证,还可收到药物治疗不能起到的佳效。教授一心为了病人的这份良苦用心,在其处方用药时也时时体现出来,经常会听到教授说:现在中药涨价迅猛金银花涨得太贵了,所以在教授处方中一般不会用金银花,对于一些高热、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病人就用忍冬藤代替,因为忍冬藤还比较便宜。同时,还有一些很昂贵的动物药,比如穿山甲、蜈蚣、河车粉等,教授为了给病人省钱也不会用,当然这些中药有很好的临床疗效,除非病人明确要求开这类药,教授才会在说明情况后给病人开药。另外,还有一些可能偏贵的药物,教授会让学生先去问一下价格,如果价格很贵,能用别的药物替代就会选用别的药物。诸如此类,皆体现了教授的宽厚仁心,高尚医德。教授诊病不分贫富贵贱,皆以仁心相待,从不挟术而矜名索利,以治病救人为己任,深为病家所称道。

5.  结语

桑榆更思进,无鞭自奋蹄。教授说:他每天只休息6小时,却能保持旺盛的精力、充足的体力,其中的秘诀就是保持良好的心态、清淡的饮食、适度的导引,以及恰当的药物调补,而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持之以恒的坚持运动,现在,如无特殊情况,他每天中午饭后都要坚持打1小时乒乓球。此外,教授还认为培养高雅的爱好对舒缓情绪与减轻压力也很重要,他喜欢戏曲,喜欢音乐,更有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向名山游的情怀。教授在他热爱的事业中正疾步如飞,辛勤耕作,为他努力奋斗着的中医事业克尽厥职,只争朝夕。他说,前面的路还很长很长,还有太多太多的事等着中医人去完成……